知识推荐
相关专栏
名医解读
保大人还是保孩子?已不再是个选择题

“保大人还是保孩子?”这句话自从我行医以来就从未说过的话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成为国内女性恐惧临产的名言。

60多年前,剖宫产是个很大的手术时,“保大人还是保孩子”这种“二选一”的难题,的确有一定的存在道理。那时候,剖宫产技术不发达,遇到难产时,要么剖宫产取出胎儿,但母亲可能会因为术中出血过多或者术后严重感染而死去,这样保住了孩子但保不住大人;要么实施毁胎术,活生生的将孩子毁掉,从而保护母亲。但这黑暗的一章已经被现代医学的进步永远翻过去了。在过去的60多年中,医学取得了巨大的进步。以往的难产,通过剖宫产可以完全解决。剖宫产的安全系数已经非常高,遇到这类问题的几率已经非常罕见。比如术中出血导致母亲不治的情况是有的,但绝非医务人员故意选择的结果;术后感染导致患者死亡也偶尔可闻,但也绝非患者家属或医生故意选择的结果。我实在是想不出哪种情况下,现代医学要在母亲和孩子之间“二选一”。

仔细想了好久,我遇到的几起“二选一”,都是医生患者和其家属充分权衡利弊之后的明智选择。如果不这样选择,母子之间实际上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绝非二选一。有位孕2437岁的母亲,得了肝癌。肿瘤直径有12cm大小,患者已有肝功能障碍。外科医师认为,肝癌肿块巨大,希望妇产科医师立即处理胎儿,让他们好处理肝癌。如果不处理肝癌,母亲的生命很快就会受到威胁。这里,虽然我们要先处理胎儿,但绝对不是二选一的问题;继续妊娠母子的安危都受到威胁;先处理小孩,母亲还有部分存活的时间。

曾经有位严重心脏病的母亲,怀孕才16周就有了心衰的表现。如果继续妊娠,会严重威胁母亲的生命。医生建议家属终止妊娠并实施结扎手术。这个例子中似乎有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。但实际上不是,因为如果不实施手术终止妊娠,母亲会因为心衰而死去,不存在临时决定二选一的问题;

还有一位白血病患者足月妊娠后,患者的血小板仅 有9000多,是手术的大忌;但患者合并有部分性前置胎盘无法经阴道分娩。医生与家属和血液科同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都不知道该如何做。但家属非常清醒,知道大人的坎是过不去的,所以要求医生“即使死在台上也要帮我们把孩子取出去”。当时那个地方没有血小板分离术,上台前家属与产妇一一惜别,产妇家里也安排好了后事。万幸的是,术中竟然没有产后出血。

以上这几个极端例子,并不是说医学就是万无一失的。实际上高危产妇还是很危险的。记得有位先天性心脏病患者,医生告诉她怀孕很危险,尽量别妊娠。后来这位母亲怀孕后,医生叫她流产,以免心衰。那知这位母亲从那以后就躲医生,一直躲到临产。临产之后,心衰突然发作,大汗淋漓,面色苍白。尽管医院积极抢救,但是还是回天乏术。其实,这个产妇要是不躲医生,早点到医院来待产,或许还有一点机会,至少还有给孩子存活的机会。但躲医生的结果是母子双亡。

这几个例子似乎有损小保大或保小不保大的影子,但实际上都是相连的命运共同体,与演视剧中那种吓人的二选一,风马牛不相及。

137344 孕35周+1天
返回
顶端